与子

【恺楚】彼方

    ①第一次发文,欢迎各位大佬指点
    ②一发完,短篇,一千字出头
    ③梗太老,文笔烂,玻璃渣,能接受就看看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大雨一夜未停,那磅礴之势,仿佛巨龙盘旋在九天苍穹。就像十几年前的那个雨夜一般,是个不详的天气。

    不知又有多少人,在这大雨滂沱中迷失了方向,跌倒在泥泞不堪的过往,想走出去,却连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 窗前盛放的红玫瑰经过大雨的洗礼依然挺立,不甘自己的美丽凋谢在肮脏的泥雨里,就算此后不能重复盛景,也虽败犹荣。而它身旁的草木却不尽然,该凋的还是凋了,但根茎深入泥土,明哲保身大概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吧。

    雨如昨夜一般的大,路上行人匆匆,没打伞的在店铺的屋檐下躲雨,打了伞的脚步匆匆,溅起点点泥水。

    也有没打伞,也不躲雨,还停滞在原地的。比如,我。

    我突兀地停在人潮中,所有人都与我擦肩。而我看着面前的,那么近的他,不知所措。

    我摸了摸眼角,居然没有泪。

    呵。

    时间为我们放慢脚步,停了下来,整个世界为我们当背景板。

    躲进店铺里,搓着手的路人;举着雨伞,步履匆匆的公务员;坐在车里,看着窗外的旅客;旁边篮球场里,打着球赛的学生们;十字路口处,等红绿灯的大爷……就像是上帝按了暂停键,他们全都停了下来, 给了我们一个演默剧的机会。

    多么浪漫的馈赠。

    如果,你还在。

    我们可笑地两两相望,隔着一条马路,隔着整个世界。谁都没有动,谁也不会动。

    我贪婪地想多看看你。还是不变的白衬衫黑西裤,还是与从前一样淡漠的神情。那双金色的眼眸中不再是属于龙族的威压,而是对面前人无限的柔情、眷恋与遗憾。

   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开始的时光。卡塞尔学院那温暖的阳光和你温柔的目光都让我沉醉。好像你还可以像上次撩我时那样,轻柔地拂着我金色的长发。可是,我注定永远也牵不到你那带着薄茧,总能让人安定的手了。

    忽然,你勾了勾嘴角。或许别人看不出来,但我知道,那是专属于你的笑容——轻微,可每次扬起都包含了你一生的深情。

    笑容散去,你的唇动了动,身影渐渐变得透明,直到化作风中雨雾。

    从头至尾我都没有上前一步,只是站在原地,用心记录你最后的模样。因为我明白,你早已离我而去。

    我机械性地打开手机,看到屏幕上的日期我一怔,随即苦笑。

    原来,已经七天了。

    没关系。我已经把你的名字、你的声音、你的模样深深地刻在我的心脏里,骨血里,永生不忘。

    我知道你说了什么,这三个字应该我对你说才对。

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 对不起……

    对不起?

    对不起,谁?

    对不起,我。

    对不起我的一往情深,如今只能对着墓碑诉说;对不起我的百年余生,如今只能孤身一人;对不起我的守候,只等到你已不能再回来的噩耗。

    对不起你。

    对不起,你的悲伤不安,在那边无一人安抚摩平;对不起,你内敛的爱意,如今已无法再言表;对不起,你的舍命守护,只换来一个失去灵魂的恺撒。

    又如何?

    记得在彼方等我就好,我的爱人,楚子航。